直肠子做人直肠子踢球 性情中人纽卡主教索内斯

0比4败走斯坦福桥之后,索内斯一直不停地唠叨着这样的事情,“我们(纽卡)在前面的一个小时表现得非常好。是我们在控制比赛。”言下之意,无外贬低莫里尼奥的切尔西虽然排在榜首,其实比赛过程并不让人信服。事实上,莫里尼奥根本就没有出现在赛后的发布会上,葡萄牙人再次派出了自己助手克拉克敷衍了事。索内斯对莫里尼奥口头上的打击根本就没有起到作用。

现今51岁的索内斯是个直肠子,什么话都说得出,让人又好气又好笑。当年在布莱克本,尼尔铲断了卡拉赫的腿,霍利尔指责尼尔蓄意铲人,索内斯急了,骂霍利尔:“连职业足球都没有踢过,怎么知道尼尔不是冲球去的?”还有一年,布莱克本主客两胜阿森纳,索内斯谢天谢地谢人之后,突然冷冷地冒了一句,“现在最高兴的应该是弗格森!”一点都不避讳江湖上的门派偏见。对外如此,对内,索内斯也一点不讲情面和策略,当年布莱克本队中的大卫·邓恩是公认的英格兰青年一代中场好手,但索内斯觉得邓恩的私生活很混乱,两人数次公然翻脸。最后,布莱克本只好将邓恩卖到伯明翰。更有甚者,就在上赛季,同样是为了受私生活影响的约克,索内斯竟然在训练场上和前锋吵了起来,垃圾、狗屎等等词汇脱口而出,并最后扭打起来。之后,约克从布莱克本消失。

直肠子做人的索内斯,对自己足球的要求也是直肠子式的。来到纽卡之后,人都说,索内斯治下的纽卡虽然比罗布森时期的要严谨了一些,但其进攻并没有丧失太多的锐气,他直来直去的性格,看来还真有点适合纽卡勇往直前的足球方式。

在斯坦福桥,前60分钟,直肠子的索内斯和直肠子的纽卡的确是比赛的主宰。整个上半场,比赛完全按照纽卡的节奏进行。队形紧凑、不断逼抢、没有给切尔西一点喘息的机会。就是经过了中场的15分钟休息后,切尔西换上德罗巴也是一筹莫展。继续下去,纽卡很可能至少可以在领头羊身上抢走一分。

但莫里尼奥绝不是一个直肠子的人。在中场休息时,他已经想到了对策。助理教练克拉克“泄露”,当时葡萄牙人没有批评球员,只是说,如果这样发展下去,我们可能会输,而且他也明确告诉球员,你们看我换人,就应该知道,球队的重心应该往什么地方发展了。

一口气换上两名球员,莫里尼奥在第65分钟整个改变了球队的阵型和风格。从4321到424,这个变化大得让所有人无法适应,不管是观众,还是纽卡的球员。队形刚变,纽卡后卫严重漏人,切尔西马上破门,然后,再一个。在5分钟之内,由于对阵型变化的不适应,直肠子的纽卡丧失了此前一个小时的优势和主动以及一个本来看上去还不错的夜晚。

不能说索内斯没有精心准备这场比赛,前60分钟的纽卡,抓准了切尔西4321的痛处,把对手压得很死,切尔西方面甚至连鲁本都没有太多发挥的空间。难怪事后索内斯要不断唠叨,说自己的前60分钟主宰着比赛。但索内斯越沾沾自喜于前60分钟,他后30分钟的短处就越暴露。

索内斯提到了60分钟后的换人,并说,球员太年轻,随机应变的经验不够。难道只是因为切尔西阵型变化给球队带来的不适?问题只是这么简单?直肠子的索内斯回避了,确切说,他没有意识到更深层次的问题。

2003年的5月29日,《泰晤士》的首席评论员西蒙·巴恩斯看完了AC米兰和尤文在老特拉福德的冠军杯决赛之后,感慨道:“似长剑般含蓄却又锋利,如行棋般以智慧统治激情。”如巴恩斯这样去赞美那场0比0比赛的英格兰人并不多。如巴恩斯自己所说,“统治英格兰足球的依然是激情,在我们的比赛中充满了率性而为的情绪化表演。”说白了,就是英格兰足球多是直肠子,一个节奏,狂野开放。

无独有偶,在前不久的一次专访中,莫里尼奥对英格兰媒体谈到,“我们必须对自己的足球做更多思考,不能仅凭感觉踢球……如果你的对手能够在比赛中思考比赛,停下来不去只凭感觉继续,那么事情就会变得很困难。你看西班牙人、意大利人和葡萄牙人是怎么踢球的。我不说他们是完美的,但英格兰足球确实能从他们身上学到东西。”

思考比赛,恰好就是莫里尼奥自己给切尔西带来的东西。对纽卡的前60分钟,纽卡在凭着事前的布置尽情地享受比赛,而莫里尼奥则在球队的逆境中思考比赛。改变阵型后,连进两球,纽卡和索内斯顿时没有了方向,仅仅在第78分钟换上一个阿梅奥比打三前锋,这只不过是索内斯没有经过深思熟虑的习惯性的无力反抗而已。比赛的惊人转折,不能说切尔西完美,只能说,直肠子的索内斯和他的纽卡,再一次为自己没有思考的足球方式付出了一次惊人的学费。

球如其人,莫里尼奥做人不是直肠子,他的足球也是充满思考。一场突如其来的4比0,并不简单是阵型变化的结果。如果说温格给英格兰足球带来了美感,那莫里尼奥带来的则是思考。斯坦尼奇离开切尔西时告诉莫里尼奥,是你要改变英格兰足球,而不是你去适应这里。看来,莫里尼奥很清楚这点。 吴强

Leave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